RELATEED CONSULTING
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
关闭右侧
研究生自杀进展!家人取回遗物
  • 作者:裕顺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09-05 15:21
  • 来源:裕顺网络

高校学生跳楼的事情,早已不是新鲜事,但是事情和研究生导师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总能掀起轩然大波。9月2日,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,陈泽民,男,在留下一封长达7页的遗书,和一黑板的血书之后,跳楼自杀,关系导师为徐海银副教授,石柯教授,我想大多数人不需要看遗书和血书,就能预测到控诉的内容:导师压榨了学生,学生不堪重负下自杀。

陈泽民为啥想不开?这是众多网友的疑问,也是家人和友人的困惑。有网友评,这学生心理素质不行,压力再大也不能轻生啊。会不会太悲观了?

家人称其是“乐天派”,家境贫寒大学时期还用按键手机

然而,在家人和朋友眼中,陈泽民是个“乐天派”。

“我们在一起就是玩闹,很轻松。”刘轩说,去年他结婚,陈泽民过不去,还特意打电话送祝福,语气轻松,听起来过得也不错。

陈泽君同样提到了“乐观”一词。她表示,虽然哥哥在外上学这几年,对家里报喜不报忧,但他的性格真的不错。喜欢运动,与人为善。

同学对其印象,很努力生活也很朴素,学习特别努力

陈泽民患有白化病。他的头发先天呈金黄色,皮肤比普通人更白些,并患有严重弱视。按照其自述书上说,是“一个天生视力三米外看不清别人的脸的人”。本科班同学刘轩和宋静都说,平时看电脑他需要趴在屏幕前,甚至需要放大镜的辅助。但即便这样,他依然考班级第一。

上大学期间,男生一般都穿品牌球鞋,但陈泽民总是衣着朴素,穿的是那种很简陋的鞋;智能手机早就普及了,但刚开学的时候,陈泽民使用的还是按键的直板手机。他说,能打电话就行。近些年才换了智能手机。

家人取回遗物,抽屉里还留着爸妈春节塞的牛肉干

4日下午,陈泽民的家人来到了他生前居住的宿舍,取回他留在学校最后的物品。陈泽君哭了两次。第一次哭是因为,她看到了哥哥的乒乓球拍,哥哥喜欢运动;而第二次哭则是,她看到了抽屉里的牛肉干,这是今年春节返校,爸妈给哥哥包里塞的。节俭的他,还没有吃完。

陈泽君说,抵达武汉当日,学校派老师将她和家人接到宾馆,也讲述了哥哥出事的经过。3日晚家人报警,校方和警方也出面跟其父母沟通,但哥哥到底在学校遭遇了什么,相关责任人是否应当为哥哥之死负责,学校尚未有明确答复。导师徐老师也没有露面。

“我们一直在等待校方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和说法。”陈泽君说,截至4日晚7时许,尚未有明确答复。“家人要的,是一份尊重和开诚布公,是一个公平的对话平台。”刘轩说,这也是陈泽民本科同学的想法。

不管怎样,年轻的生命去世了,逝者的生命值得尊重,逝者值得安息,如果有来生,请再不要读研究生了。

本文作者:裕顺网络www.ahyushun.com